我是洪馬克,我是導演,我來自台灣。

我是洪馬克,我是導演,我來自台灣。

採訪者/龍策之 圖/洪馬克

 

來自台灣的新銳導演-洪馬克帶著短片『替生』在美國猶他州UFF(Underfunded Film Festival)影展領獎時,主持人把他的國籍誤植成發音相似的泰國,這樣的意外讓洪馬克沮喪之餘,也決定發起『百大影展計畫』,透過台灣的影視作品走遍100個影展,告訴全世界:『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地方叫台灣,而我就是來自台灣。』
這次洪馬克導演也來到加拿大國際影展的頒獎舞台上,清楚地告訴台下觀眾:『我叫洪馬克,我來自台灣。』他的宣告成為全場的焦點。我有幸意外或的這個訪談的機會,在此紀錄與大家分享。

Q:可以談一談你對短片的看法嗎?

A:我覺得短片其實是一個電影產業的搖籃,從某個角度來看,短片創作可能是一個導演是在電影生涯裡面創作力最旺盛的一個階段,許多短片是學生導演的畢業製作,或是素人導演充滿著夢想,自己找資源做的作品,還沒有拍攝長片之前,有很大比例的導演,都是靠一步步的短片,來增加自己的經驗。在這樣的製作背景與動機下,很多短片可以說是一個導演用沒有一個大眾普遍都知道的一個管道或平台,讓這些作品被大眾看見,但是如果作品完成就直接丟到網路平台上面,以現在的網路使用者收視習慣來看,超過兩分鐘得短片幾乎沒有人會認真看,所以如果走出台灣,在全界的影展上面曝光的話,就可以為這些短片作品帶來全新的生命與機會。
Q:所以你們有一個『百大影展聯盟』計畫?談談這個計畫的構思。
A:有一兩個朋友正在跟我一起實行一個計畫:我們要建立『百大影影展聯盟』。我們要跟全世界九十九個影展結盟,影展跟影展之間互相推薦影片,如果一個影展願意接受台灣的短片,那麼這些短片也有可能被推薦到其他影展,例如美國的影展願意接受我們推薦給他們的作品,或許這些台灣作品也有機會在歐洲影展曝光。而互相推薦的好處是:在過去一個作品要被看到,需要一個一個影展去投遞而花費不少時間與成本,而且自己的作品也不一定會上(得名),可是如果一個作品透過聯盟這個平台,被分享被看見的機會自然就比以前的情況還要多很多,只要你的作品在其中一個影展被選上,就有機會在另外九十九個影展被更多人看到。想想看,你的作品不只在一個影展被看到,而是在全世界其餘的九十九個影展被看見,那是一件多麼棒的事情。這個聯盟的另外一個意義在於,每個城市的喜歡的口味都不太一樣,每個影展的省美觀也略有差異,或許在美國這個作品沒有很多人看,但是帶到日本可能覺得這個作品很好看等等,我們透過這樣大規模的互相交流,就可以幫助每一位導演,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舞台及定位。
另一發面來說,很多時候我們看到世界各地的衝突或是戰爭,這些源頭都是來自彼此的不了解,而會在平台上推薦或是分享的作品,其實都是來自世界另一對不同文化的一扇窗,看了一部作品就等於開了一扇窗,用一個友善體諒的角度去了解不同文化的宗教、政治、經濟、文化、省美觀等等。這樣大型的聯盟,如果能順利找到盟友並且辦下去的話,或與未來的某一天大家可以互相了解,這個計畫有這樣的一個正面的期許。
Q:這個構思很棒,跟台灣怎麼連上線?
A:在上面所說這個大架構下的一個主軸就是『台灣』,我們在這個計畫裡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讓聯盟裡面的每個影展抖有一個『台灣單元Taiwan Program』,讓台灣被世界另一端的人看見,如果這些台灣作品又在當地有共鳴,那麼就會有更多人對台灣更有認識,並且有動力會想去瞭解這ㄧ塊土地上的人們,我們希望的是『台灣』這個名字,不斷地在國際上曝光。
Q:目前『百大影展』計畫已經募集到幾個影展盟友?
A:計畫有不同的方向在前進,我們有兩條路線,一個是未來電影日的策展團隊直接去找影展結盟,我身為導演,當然就是要帶著自己的作品,走遍世界影展,以創作者的身份,去交朋友、宣傳台灣、結盟,我們很幸運,目前現在已經有將近三十個城市/影展億跟我們合作,我們結盟的影展橫跨澳門、香港、京都、廣島、印尼、溫哥華、洛杉磯、鹽湖城、綠灣、阿布奎基等,除了非洲與南美之外,世界各地都已經有我們的盟友了。
Q:談談你覺得導演如何推展自己的作品?如何參與百大影展聯盟?
A:常常有人跟我提說,為什麼不用一個統籌者或是更高的角度來實行整個計畫?不但地位崇高,而且可以不需要事必躬親的參與每個小細節。但是我的想法是:在影視產業裡分享作品,就像是在農會裡推銷自己種的產品。如果今天我是一個農委會的長官在台上告訴民眾:『這是農民種的產品,很好吃,你們一定要試試看。』這樣的效果跟農民自己告訴民眾:『這是我自己種的產品,我拿出來跟你們分享,你們一定要來我們這邊吃看看。』效果是不太一樣的。但是這兩種的表達方式缺一不可。而站在一個導演的角度來說,既然我是影視產業裡的農民,我就應該做農民該做的事情:就是用農民的身份去推廣這些產品,除了把我們的產品不斷地往外推,讓更多人知道外,我也必須持續耕種,持續創作出更好的作品!這是我覺得現階段我想做的兩件事情,這樣的方式讓我認識到更多人群,而這就是導演跟大眾有的共同語言,我們在平台上的連接才會更緊密。
Q:可以談談你想要『台灣被全世界看到』的初衷?
A:我們希望這樣的平台可以引起各領域的共鳴,大家都是自己產業的外交官,也讓其他國家的人更有機會了解台灣。或許多在加拿大溫哥華這邊感受不到那樣大的差異,但是在許多的地區來說,真的很多人不知道台灣跟泰國跟中國的差異。試想,全世界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聽過台灣』,那就有六億的人聽過台灣,而在其中又有十分之一『記得台灣』,就有六千萬人記得台灣,如果這六千萬的十分之一『想進一步知道台灣』,就有六百萬人會開始搜尋台灣的事情,靠著搜尋而讓六百萬人的十分之一『來台灣』,等於這樣的過程會讓六十萬人來這塊土地上認識台灣,而這六十萬人裡的十分之一『喜歡台灣』,就會有六萬人跟著我們一起宣傳『台灣』給世界各地。這六萬人中有十分之一願意『幫助台灣』,就會有六千名世界各地的朋友!而我們很多努力的結果,如果能讓六千個人之中的千分之一,也就是六個人是在重要單位或是企業的老闆的話…那樣的發展是非常令人期待的。所以回過頭來講,讓人開始『認識台灣』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即便是聽過,但這樣的過程讓人們有了連結,而之後發展出的未來,雖然我們都不知道,但是我們能不斷做的就是讓更多人聽過或記得台灣。對於導演來說,我的工具就是短片跟電影,讓更多人除了『聽見』還要『記得』台灣。
Q:再回頭談談你的作品替生。
A:目前『替生』已經在英、美、日、香港、澳門、印尼等地的影展參展,其中野營地不少獎項。同時,我們的團隊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繼續把台灣堆出去並創作。所以資金跟資源一向都是我們最需要幫忙的部分,當然在參展得獎的過程中,也有不少來自各界的資源,也希望未來我們有一個資源整合,每一筆資金跟資源對我們都是非常珍貴,而且都能推動著我們創作以及計畫的進行。我相信這樣的計畫能讓台灣人有更多的啟發以及自信說『其實台灣的電影是真的不錯!』之外,我們也會致力於繼續推動『百大影展聯盟』計畫,把全世界的人串起來,讓濘多人看見『台灣』。
參考資料:
台加月刊-TAIWAN CANADIAN MONTHLY-(第四期/May 2015)
http://issuu.com/taiwanesecanadianmonthly/docs/taiwanese_canadian_monthly_may_201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