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該看看這個世界,也應該被世界看到

11060029_1601898940052891_3815327961638173898_o

如果今年9月我有機會在聯合國的活動中舉著麥克風講話,大家願不願意支持?
What if I can stand on the stage and speak with microphone during the event of UN?

台灣的處境很尷尬,我們要宣傳台灣只能「默默置入」,無法「直接宣傳」,台灣要進入國際組織很困難,就算進去了,也不能敲鑼打鼓大肆宣揚,就算可以大肆宣揚,其實也沒有效果,因為台灣太小,單純宣傳「台灣」這個名字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意義,所以我們要做的不是在強烈曝光的宣傳媒體中告訴大家台灣有多好,而是透過實際的行動,讓台灣跟「偉大的計劃」、「傑出的表現」或是「感動的故事」等等會讓人產生共鳴的事情連結在一起,這樣大家才會打從心底「認同台灣」。
The best way to promote a place is not to tell people how good the place is but to show good things from the place. And the “things” I can show is movie.

坦白說我只是滄海中的一個小人物,在全世界發光發熱的台灣人不計其數,但是也因為360行每個領域都有傑出的台灣人,所以我們可以為台灣做的事情其實很多,而我的身份是導演,因此採取的方式是進行百大影展計劃。

百大影展計劃的第一步是讓大家「看見台灣」,我們在每個國際影展的活動期間不斷跟全世界的電影人交流並讓他們知道「我來自台灣」;「看見台灣」之後,第二步則是要讓大家「記住台灣」,因此百大影展計劃會在每個國際影展結束之後的隔天邀請大家來看台灣的優秀短片作品。

這些作品真的很優秀,所有出席過台灣作品放映會的外國友人都對台灣產生極佳的印象,我印象很深的一次就在最近剛結束的加拿大國際電影節隔天,跟我一起得獎的芝加哥電影攝影師 Eric Rejman 在看完台灣電影之後對我說:「我今晚看到的作品水準遠遠超過整個加拿大國際電影節,為什麼這些作品沒有來參展?

我聽完非常非常感動,當下真的好想馬上打電話告訴那些台灣導演,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作品在外國得到多大的肯定。

我希望百大影展計劃不是洪馬克的專利,像這半年裡面在國際影展得獎的《慢吞吞小學》(鄒維剛導演)、《黑夜來臨》(張凱智導演)以及《柯本的一天》(鄭雅甄導演)對台灣來說都是很好的宣傳,這些活動不但讓這些台灣導演在外國得到曝光的機會,更讓全世界「記得台灣」、「認同台灣」,而由百大影展計劃延伸出的合作邀請也開始不斷醱酵中,大家在接下來的半年裡面會不斷看到台灣作品在外國放映的新聞,因為已經有很多單位在看完這些台灣作品之後想要找台灣導演合作了。

要怎麼宣傳台灣?方法有很多,但是讓人「跨越國界打從心底認同」絕對是很有效的一種方法,而我們正在這麼做。

其實「百大影展計劃」有兩條線,除了小弟我洪馬克以創作者的身份跑國際影展之外,還有一個「未來電影日」的策展單位正在跟全世界的影展結盟,因為我們希望透過影展之間互相推薦的方式,把台灣的作品宣傳到其他99個影展。

最近我因緣際會接觸了聯合國的相關人士,我們會在近期發起一個很有意義的跨國界活動,這個活動跟電影無關,但是跟一個普世價值有關,如果這個活動也發酵了,「或許」我9月就有機會以活動發起人的身份站到聯合國的舞臺上講話,如果成功了(我是說「如果」),到時候我不必特別宣傳台灣,只要簡單說一句「我來自台灣」,就是對台灣最好的宣傳。

希望大家可以密切注意,並一起支持。

洪馬克 敬上

取自替生百大影展計畫 Replace in 100 Film Festival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