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沒留下的粉樂町 ?

日前北市何議員砲打粉樂町,看得出來又是個沒有什麼文化素養的人再談文化議題,雖然我頗同意他說與其補助給富邦這種有錢單位,不如補些小型藝文組織,例如未來電影日(咦?)之類的。

原新聞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E8%A3%9C%E5%8A%A9%E5%AF%8C%E9%82%A6%E7%B2%89%E6%A8%82%E7%94%BA-%E5%B8%82%E5%BA%9C%E6%8C%A8%E6%89%B9%E4%BA%82%E8%8A%B1%E9%8C%A2-20130725000454-260107

可以想見出發點是好的,也是為人民把關預算,但是「留下了什麼給我們」這句話可是實實在在的洩光了你的底啊議員大哥!!!!

先說說粉樂町吧,結合許許多多的新生代藝術家、商家來做藝術性的結合,以尋寶圖的概念將藝術品散布在東區像弄間與商家,讓民眾自己去找尋的展演形式,成功的結合了區域性、商業消費、藝術展演,並將藝術融入生活的一個形式,提供整體性的提升,是非常有趣的。

(北市府補助富邦是否亂花錢好壞見仁見智,我私自認為扶植小型藝文團體當然是好的,但補助富邦以粉樂町成效來講未必壞事,大企業也是政府大傘下的一份子,沒道理人家有錢所以就活該該死要無條件花錢來娛樂大眾)

(至於批評富邦自肥,我個人偏頗的認為所有人、組織、單位出發點通通是為了自身利益,然而在取得自身利益的同時,也有成功”利他”,也就是所謂雙贏,我覺得是可以被允許的)

接下來才是重點 (對不起前面廢話很多lll)

文中所砲「看展還要走進服飾店、咖啡店」,奇怪,走進美術館就可以,咖啡店就沒公共性?粉樂町又不強迫消費,由此看的出議員對於觀看藝術品與公共空間定位觀念的狹隘。最後最好笑的果然還是「留下什麼給我們?」這句蠢話阿,難道非要留下個雕塑放街頭才叫留給台北民眾、才有意義嗎,這等於是議員自爆拿掉了物質,他內心也是空洞的。

國小國中公民教育教大家講話要輕聲細語、要排隊,那離開了課本之後,留下的是什麼?是習慣、是大家遵守的國民素養,這就叫做「文化提升」。同理可證,粉樂町檔期結束之後留下的是人們對於當代藝術千奇百怪面貌的接受與認識,是藝術融入生活的樣貌,也就是整體藝術文化層面的提升,或許這樣的東西不容易數據化,也不是立竿見影的,但是身為為民喉舌的市議員,難道要把關的只是區區250萬,而不是5年、10年後整體文化素養的提升嗎?

更神秘的是「拋棄式的藝術品」是在砲粉樂町、富邦還是在砲那些藝術家?我很想知道何議員(以及其團隊)有沒有上過任何一門藝術概論,或是讀過任何一本相關書籍?

相信他不知道有多少藝術品,談論的不是藝術品本身美學,除了畫作與雕塑外,當代藝術多的是談論著人與人之間、人與作品之間、作品與空間之間、作品與公共環境之間,甚至是時間與空間之間的關係,這些作品本身出發點就不是以流芳百世為出發點,如果照著議員的邏輯,從事「行為藝術」的藝術家都可以去死了,反正你們都是「拋棄式」的……
(行為藝術家:躺著也中槍…)
這樣的事件中,被砲轟的250萬元補助給誰根本不是議題的核心,就算今天富邦拿不到這筆錢,政府預算一樣要消掉(這又是另一陋習),富邦當然有能力獨自辦,但與其政府又將錢花到莫名其妙的地方,辦粉樂町這樣的藝文活動似乎還更有意義。

或許該砲的,不是250萬不給小型藝文團體,而是去審是檢核申請錢的管道與制度,為何對於個人或是小團體不夠方便或有善,負責審核的單位與機構審視的專業度夠不夠,不要老是出現外行審內行…等等(話說議員本身就是外行人再開砲!)

如果,有一天因為這樣的「為民身張正義」使得粉樂町部再續辦了,我相信,北市府沒有任何影響,富邦不痛不養,蒙受其害的,只有拼死拼活想要一個曝光機會的年經藝術家,還有週末手牽手,想要有點藝文氣息的小情侶。

講到這,讓我好想要去問市議員,假如你去看雲門舞集或屏風表演班等團體的表演(假設你會看的話),請問你留下的是什麼呢?

答:票根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